滅絕星辰

一般般。

【罐昏/丹奂】Near

C2.
朴志训到的时候,已经有很多人到了,他们三五个人围成一圈。有的在聊考试成绩,有的在聊很火的女明星。朴志训环顾四周,一个相熟的都没有。他心里有点忐忑,自己一个人站在角落里。

校领导大步迈出宿舍楼,手里拿着文件夹和一串一串的钥匙。他们自觉排成一排,朴志训慢吞吞的站到最后。想了想晚饭应该吃食堂还是下馆子。出去吃的话是要吃炸鸡配啤酒还是汽水。他看着前面长龙似的队伍忍不住打了个哈欠,然后听到了有人叫自己的名字。

“朴志训!朴志训是哪位?”

自己太多容易被吓到了,朴志训想。如果这样的话,那他站最后一个有什么用呢。

“是我。”

双手接过钥匙,又发了宿舍卡,朴志训在想他的舍友大概是什么样子。校领导看他还站那发呆,就提醒了他一句。

“领到钥匙的就可以去宿舍收拾东西了。”

朴志训这才回神,对校领导鞠了个躬,拖着大行李箱艰难的迈上楼梯。他不算有劲,小时候没好好锻炼或者喝牛奶,长的在同龄人中也只算的上中等。

真是一点也不体谅人,楼梯也太长了。朴志训边走边想,宿舍楼不安电梯真的太可恨了。

“啊……”行李箱的一个轮子没有很好的搭上楼梯,啪嗒一声掉到下面一阶,朴志训被带的一后退,慌忙扶住行李箱拉杆,可还是没站稳。

朴志训崴脚了。

并不像偶像剧里的女主角,会“碰巧”遇到男主角,他扶着行李箱又站起来,只是五层而已,况且他已经在第二层站着了。

没关系的朴志训,你已经在人生道路上跌倒过了,这算什么。

他自己慢慢走到三楼四楼交界处,也没碰见一个从楼下上来的人。倒是有一个从楼上下来了。
“同学你怎么了?是不是崴到脚了?”

说话的是一个染了棕色头发,个子很高的人。朴志训刚刚开口还没出声,手里的行李箱就没了,再一看,在这位热心的同学手里。

“同学你住哪个房间啊?我送你去吧。正好我现在没事!”
“哦,好,谢谢……我住在503。”

“我也住在503?咱们是舍友哎!!认识一下吧,我叫姜丹尼尔。”

他看到这同学眼睛突然亮了一下,后面好像有尾巴在晃,笑的特别好看。朴志训眼睛有点看不过来。

“我就送你到这吧,我还要下去买水,天气太热了。你要喝什么?”朴志训连忙摆摆手说不用了。他的胃不好,从小不吃早饭带给他的影响非常强烈。凉的东西刺激太大,他可不敢。

敲了敲门,开门的是一个长的很可爱的人。穿的没有姜丹尼尔那么追赶时尚,看起来莫名有些平易近人的感觉。脸鼓鼓的,可是身上不怎么胖。朴志训一看,这腿比他的还细。

“你好,我叫金在奂!你就是新室友吧!”

大多数人知道这所学校,不仅仅是因为成绩,还因为他的宿舍在同等学校中算是中上等的。一间宿舍只住三人,本来应该是第四张床的位置摆着一个大柜子,分成三份。淋浴与卫生间还是隔开的。朴志训觉的这和他家就差了个电脑。他爸爸也不经常回家,这和他以前的生活没什么太大区别。

区别还是有的,赖冠霖不会坐着他家车,在校门口等朴志训放学了。

“啊啊,你好……我叫朴志训,是一班的。”
“我和丹尼尔也是一班的!哎,他刚刚下去买水,你应该遇到他了吧!”

朴志训明显看到金在奂的眼睛有点飘忽。

“啊,是的,刚刚我不小心崴到脚了,是他送我上来的。”

朴志训不好意思的笑笑,他看到金在奂皱了一下眉。

刚刚说完,金在奂便伸手去扶。“怎么不早说?你还在外面站了这么久,快坐吧。”
金在奂随便拉过来一把椅子,去他的行李箱里翻了翻。再转身回来,手里已经拿了绷带和喷雾。

朴志训有点惊讶,“为什么会带这些?”

“啊……”金在奂有点躲闪。“就,我和丹尼尔小时候就认识。他出去玩,在前面跑,我就在后面跟着。他跑的太快,跑着跑着,我就追不上他了。可是他因为跑的太快又经常跌倒 ,不敢告诉家长,我就有自己帮他治疗来着。我家自己开了个小药店,不缺这点东西,哈哈。”

朴志训点点头,原来这两个小时候就认识。但是他总感觉金在奂还有什么没说。也是,哪有第一次见面就互诉经历的。

金在奂手上有茧子,隔着短袜托着朴志训的脚,另一只手去把喷雾晕开,茧子碰上去有点痒,朴志训下意识躲了一下。

金在奂先是愣了,后来听到朴志训的道歉就反应过来。笑了一下说:“我小时候有两个梦想,一个是当足球运动员。可是有个人说他要学习,考个好大学,我就放弃当体育生了。我这个成绩,上好大学足够。”
“另一个是当个歌手。从小我就学吉他,我热爱音乐,但是又有另一个人出现了。他不让我去。”
“他说他在后面追我,很累,让我等等他。”

朴志训没太听懂。

金在奂缠好绷带以后就起来告诉朴志训他要先洗个澡。汗湿的实在是难受,他有点受不了。如果还痛的话可以叫他。朴志训连声答好,看看金在奂整齐的行李箱就知道了缘由,他又把自己带的糖送给金在奂一些。金在奂看了下就只拿了草莓软糖,放在枕头底下就去洗澡了。

朴志训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刷微博,突然什么东西震动了一下。

“叮咚--!”
朴志训下意识看了下是什么发出的声音,回头就瞄到了金在奂桌面上亮着的手机。

朴志训知道看别人的手机不太好,可他没忍住。

“在奂呀”
“便利店好远,我现在才到,你要喝的没有了,换一个吗?”
“在吗小奂?”
“你不在的话我就给你买我喜欢的啦?反正我喜欢的东西你一定也会喜欢的KKK”

朴志训盯着“桃”这个备注和特别关心的图标看了一会,又有消息进来了。

是一个备注是“柚”的人。也是特别关注。

“在奂呀,到了吗?”
“晚上一起出来出个饭吧!庆祝你考了这么高的分数呀!第一名进的学校,我们都为你开心呢。你要是有朋友的话带出来吧!”
“不回就默认你答应了哦!”
“八点半在老地方见。”

朴志训觉得没什么意思,但是他好像知道了什么。自然而然联想了一下金在奂给他讲的故事。恰好金在奂也出来了。第一反应就是拿起手机,朴志训还是好奇的瞄了一眼,屏保是姜丹尼尔和金在奂的合照。

“是喜欢……”

朴志训突然开口,把金在奂吓到了。

“怎么了?”金在奂问。

“没有,我没说什么。”

“只是因为这张屏保照片挺好看的。”

虽然他和金在奂还不太熟,但是金在奂还是叫了他去“柚”的饭局。加了“柚”和金在奂的QQ。“柚”的头像就是一颗柚子配一个浅绿色背景,金在奂的头像是一个浅黄色背景上有个白色的小饺子。

朴志训盯着看了好一会。

“是情侣头像吗……。”

朴志训小声自言自语。

“你猜?”

朴志训抬头,看见金在奂在看他,顿时有种做了错事被家长发现的奇妙感觉。

金在奂退出给朴志训备注了个“兔”。

朴志训不明白,金在奂说因为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他像个粉色的兔子。

朴志训给被子套上粉色兔子的被罩,金在奂调笑朴志训,说他果然猜对了。给朴志训闹了个大红脸,恨不得把被罩拆下来给自己套上。

金在奂看他受不了了,就给姜丹尼尔打电话,想叫他一起去吃饭。

“尼尔啊,邕圣祐邀请我去吃饭,你去不去呀?”
“回家放完饮料就走?你又交了新的女朋友吗?”
“那好吧……”

朴志训眼睛看着手机,心都不知道飞哪去了。他又把眼睛移向金在奂,看他把屏保换成了三个人的照片。

左边是姜丹尼尔,中间是金在奂,那右边的就是那个邕圣祐了吧。朴志训猜测到。

金在奂又转头对朴志训说,今晚姜丹尼尔不去了,那咱们去吃烤肉吧。这附近有一家特别有名,邕圣祐让我问问你的意见。他不住校,但是住的离学校近,一会就到了。

朴志训突然胃痛的厉害,可答应了又不能临时说不去。

“随便吧……我都可以。”

“对了,你中考考了多少分?”

金在奂好像对这个问题有点惊讶,然后很快报了个数字。

“685。”

朴志训觉得他考667已经够高了。

“努努力你也可以的,学习不仅靠天分。我只是不想被别人指点,说我永远比不过我爸。”金在奂又接着说。

“能考进重点学校重点班的努力和天分都不会差,只有看谁对这件事更认真了。”

“你不努力的话,会有很多人永远永远高你一头,而你只能仰视他们。”

【罐昏】Near

C1.

流行病肆虐的那年,是朴志训考高中那一年。他如愿以偿的进了那所市重点。分数线的降低让原本成绩就在中上等的朴志训又进了重点班。朴志训想考个好大学,他不想错过这次机会。可市重点在江北,可他住在江南。

他的家不算有钱,供上被减半的学费却还是供不起来回车费。只能让他住校。朴志训不想,他舍不得。朴志训固执的与父亲吵架。“我可以自己来回上下学!”

朴志训的父母在他初二那年离婚了,原因是母亲喜欢上了别人。朴志训的母亲搬走那天,说了一大段话,朴志训全都记住了。

“志训,你永远是妈妈最爱的,可你爸爸骗了我,他不喜欢我,他喜欢男人。他是个恶心的同性恋。你知道吗?这是一种心理疾病……”

他的父亲似乎是听到了,只坐在沙发上,没有说话,没有喝酒。朴志训也在旁边坐着,一动也不动。

“志训啊。”
他的父亲突然开口,把朴志训吓了一跳。
“志训,我想戒烟,烟太贵了,爸爸还要供你上好大学呢。”
短暂的沉默过后,他又接着说。
“遇到喜欢的人,一定要勇敢追求。我错过了的,你一定不要错过。”

一年以来父亲情绪一直平缓,没有发过火,没有抱怨过。家里的存折因为利息高存了死期,能周转的钱只有那么多。朴志训不是不明白,可他就是抱着一丝希望。可那天他父亲吼了朴志训一句。
“家里到底有什么让你想念的?那就拿走吧!”

朴志训眼泪差点出来。
“哪有什么?不过是些冷冰冰的东西而已,我才不想要!”
朴志训一带门发出巨大的声响,回到自己房间里也只敢低声啜泣,翻开小时候的相册,已经掉色了的相片上,三个人里面,只有朴志训笑的开心。

朴志训忍不住了。眼泪啪嗒一声掉在相片上,朴志训连忙拿纸出来擦,可是已经晕染开了。最开心的朴志训被纸盖住了。朴志训才发现,他的爸爸妈妈中间,隔了一个他,隔了好远的距离。
等再开门,父亲已经不在家了。朴志训又想,他到底舍不得什么。

突然想起去年他陪赖冠霖过生日,朴志训心里乱的特别慌。他准备送赖冠霖一本日记,是他经历过的,想跟赖冠霖说却没时间说的事情。

朴志训总感觉缺点什么,于是他又在最后的空白页上写了一句话。

“如果此物未损坏,可兑换一个愿望。”

朴志训工工整整的写上去,末了还画了两个小笑脸。他把这幅画命名为“朴志训和他最好的弟弟。”

敲开赖冠霖家的门,赖冠霖就拿了一块炸鸡送到他嘴边。还笑眯眯的问,好吃不好吃。

朴志训想,赖冠霖什么时候学会这招的。

赖冠霖是和他同小区的弟弟,家庭美满人生幸福,家里还有钱。那天赖冠霖又坐他家车在放学的时候去接朴志训,朴志训和一帮人走出来,赖冠霖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“志训哥哥!我在这!”

那时候五年级的赖冠霖只有一米四,站在马路对面,感觉赖冠霖挥手挥的都要散架了。车来车往的他俩就看对眼了,但是实在没激起什么火花--一是赖冠霖太小,而是朴志训只看了一眼就慌忙转头。

“朴志训,你弟又来接你啦?”
“嗯……”
“你弟叫什么?朴…”
“他不姓朴,他叫赖冠霖。”
“看你俩已经快不是兄弟情了,”

是爱情?

“你们俩这关系,肯定是亲情啊!”

朴志训和赖冠霖告别那天,是赖冠霖升初中那一年。那天是又赖冠霖的生日。刚考完小升初,他叫了朴志训陪他吹蜡烛。赖冠霖已经一米五,朴志训也才刚刚一米七。

朴志训突然觉得,赖冠霖带着那个金色的劣质生日帽,好看的要命。

“志训哥哥,你在想什么?”

朴志训轻咳两声。
“冠霖,快许愿吧……”
“好,我想……想要志训哥哥一直陪着我!以后能陪我上学放学,一起做作业,一起玩,一起做好多好多有趣的事!”

朴志训快疯了。
“冠霖……”
“许愿的时候,说出来的话就不灵了。”

赖冠霖眨眨眼睛。“是吗?我不知道……那,这个愿望是不会实现了吗?”

朴志训微蹲下来,看着赖冠霖的眼睛。一字一句的说,一定会实现的,一定会。

“后天就开学了,哥哥要收拾东西准备准备,明天就不陪你玩啦。冠霖要好好听话。哥哥上了高中,你上了初中,马上就能追上哥哥啦。”

“哥哥,别把我当小孩子了。”

“朴志训。你别把我当小孩子了。”

要叫哥啊。你个不懂礼貌的弟弟。

坐上去学校的车,朴志训有点想那本陪伴他初中最后一个学期的日记,有点想赖冠霖。

慢热的朴志训认为,如果他是女孩子,应该会喜欢赖冠霖。
非常非常喜欢。

朴志训感觉就像他要逃跑,可是却滑倒了。

可他还是站起来,头也不回的逃跑了。

宣群!!

求一个尤长靖,求一个觉醒东方,求一个香蕉娱乐,求一个麦锐。求,……求佛。已有皮在p2!